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果敢四少白应苍,拥有电诈园的初夜权,精虫上脑被同盟军瓮中捉鳖

时间:11-2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8

果敢四少白应苍,拥有电诈园的初夜权,精虫上脑被同盟军瓮中捉鳖

温馨提示:本文基于真实背景改编,部分情节加入了艺术修饰和个人联想,请理性阅读,与君分享旨在弘扬正义,与君共勉意在宣传法律,前1/2免费阅读。2023年10月27日凌晨4点,随着一颗信号弹的升起,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总司令彭德仁出其不意,率领果敢同盟军进攻。仅一个小时内,彭德仁所率的同盟军已经肃清了果敢所有的外围区域,包围了老街苍盛科技园,形成对果敢四少白应苍的瓮中捉鳖。果敢有四大家族,各家族中各有一位青年被当地人并称为果敢四少。果敢四少中名气最大的是果敢自治区主席白所成的二儿子白应苍。他不仅背景强大,自己还身兼数要职,算得上是果敢的天选之子。然而仅仅一夜,天选之子就成了弃子。白所成面对白应苍的求救电话,只能无奈回复四个字“自求多福”。白应苍黑白通吃。他明面上是果敢民兵大队大队长,拥有近千人的武装力量,同时还是果敢地区财政局副局长,背地里则是百胜赌场的总经理,黑白通吃。作为白家最有作为的官二代,白应苍更是控制了果敢核心地段老街的色情业,投入重金创办了涉黄的新澳会所,逼良为娼,以莞式服务为标杆进行打造。服务五花八门,在这里各种各样的女孩子都有,甚至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。这些女孩子身上挂有号码牌,你只要告诉管理人员你心仪的女孩子号码,很快那个女孩就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里。这些女孩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,能满足你的一切要求,让你欢愉、舒坦,不虚此行,不会感觉白花了。此外,白应苍还创办了爱民医院,以专业的方式贩卖人体器官,让“噶腰子”在果敢产业化。白应苍的产业一开始是不涉及诈骗产业的。缅甸诈骗产业的起源地是明家的卧虎山庄,明国昌、明国平、明菊兰和明珍珍是果敢第一批吃螃蟹的人。诈骗的利润太高了,直逼毒品。而且相比毒品,诈骗门槛和风险更低,完全的零成本高收益,除了来自中国的压力和谴责,西方国际社会基本上是不管不问。卧虎山庄因此日进斗金,白应苍眼红不已,见兔而顾犬,未为晚也;亡羊而补牢,未为迟也,于是他豪掷上亿资金开发了果敢苍盛科技园。该科技园没有“科技”,全是“狠活”,周围全是铁丝网,有专人把守,进入到这里的人,不死也要被扒层皮。果敢苍盛科技园在白应苍的精心打造之下,非常短的时间内崛起,成为电诈的温床,入选果敢五大诈骗园之一。白应苍利用这些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钞票享受着极尽奢华的生活,美酒佳肴、游艇跑车为常态,招摇过市,还多次深入大陆内地,以交流学习的方式,访问了天上人间,参加国内最顶级的海天盛筵。可以说,白应苍的前半生风调雨顺,但这一切都在2023年10月27日那天全部逆转。。2023年10月27日凌晨4点,随着一颗信号弹的升起,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总司令彭德仁出其不意,率领果敢同盟军进攻。仅一个小时内,彭德仁所率的同盟军已经肃清了果敢所有的外围区域,包围了老街。白应苍打造的苍盛科技园,位于缅甸果敢老街南洋酒店对面,被同盟军团团围住。缅甸的诈骗园已经高度职业化,由职业经人代管,幕后大老板很少过来,毕竟这是不光彩的事。然而很不凑巧的,白应苍当日正身处苍盛诈骗园中。这是为什么?因为前一天,刚来了一批新的诈骗人员,中间不乏一些青春靓丽的女性。每次有新人来,白应苍都会来亲自迎接,目的是尝鲜。白应苍少年得志,就好这一口——入缅女电诈人员的初夜权。而且这一次还和以往不一样,新来人员中有一位白应苍慕名已久的特殊来宾——昆明最高档的夜总会凤凰古城的台柱子林小婉。此女一身媚骨浑然天成,名动西南夜店,当真是“武陵年少争缠头,一曲红绡不知数”。白应苍曾派人去云南接洽林小婉,试图把她挖到自己的新澳会所,但被林小婉以缅甸太偏拒绝了。然而先是三年疫情,接着是扫黄,昆明夜总会被中国警方扫得七零八落,门可罗雀,凤凰古城开不下去了。林小婉做的公主这行,来钱快,花钱也快,因为空闲时间太多。白天空洞洞,晚上洞空空,为了消磨时间,这些女子不是打牌就是逛街,真的是十亿人民九亿赌,还有一亿在跳舞,结果是折腾一年下来存不了几个钱。手头拮据又找工作无门的林小婉被中介集团以“境外打工,赚高薪、住别墅”,”缅甸那边人傻钱多速来“的说辞说动了,诱骗了过来。林小婉坐上高铁,然后在边境线坐上大巴山,一路摇晃进入苍盛科技园区。林小婉看到四周心直往下沉,这座科技园修建得毫无科技感,反而和监狱一模一样,四周高墙哨楼铁丝网密布,由全副武装的守卫二十四小时监管。两名武装分子上车,冷冷地收走所有人的证件和财物,林小婉最后一丝侥幸破灭。进入园区,在简短的欢迎致辞后,林小婉被一个女子从人群中迎出,带到顶楼的一个房间。一个女孩为林小婉放好水,服侍她沐浴更衣,两人全程没有交流。当林小婉从洗浴间出来,发现床上只有一套低胸黑裙,没有内衣裤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林小婉问。“白少验货就是这样的。”女子面无表情地说,”别问,照着做,在这里反抗会死人的。”神情平静得可怕。“你也……”林小婉欲言又止。女子看向落地窗户前的一张棕色大桌。“这是金丝楠木,很漂亮的。”女子说,“两个月前,我就是趴在那张桌子上,被白应苍从后面掀起裙子……在这里的每个女人都会这样。”林小婉瘪了瘪嘴,姐久经沙场,什么没见过,老汉推车罢了。林小婉高估了自己,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黑暗,只是我们大多数时间生活在阳光中罢了。女子不再说话,服侍完林小婉穿好衣服,挽好头发。女子离开后没有过多久,正主终于出现了。房门被打开那一刻,一名略显挺拔的三十来岁男子进来,身形略微发福,微微滚圆的脸庞上依旧能看到昔日的几分俊朗。在夜总会见惯了各自形形色色,尤其是各自歪瓜裂枣型的各路贵宾,年轻的白应苍看上去并不让人反感。林小婉安慰自己,眼睛一闭周润发,而且是在这种环境之下,一切要求接受,“那个S”和“那个M”都行。林小婉故作镇静地起身,向前迈出几步,面上挤出几分笑容,主动招呼白少好。林小婉身高近171cm,上半身纤细,锁骨可养鱼;下半身裙摆及膝,露出两条修长的大长腿,肌肤雪白似雪与黑裙泾渭分明,相得益彰。还有些几分湿气的头发漉漉如丝,让林小婉看上去如出水芙蓉,又纯又媚。真漂亮,白应苍由衷赞叹,想到美人的真空装,白应苍呼吸急促,身躯赶紧微微向前蜷缩,以掩饰昂霄耸壑的尴尬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